2018年1月30日 | Joshua Metterhauser

有沒有想過是什麼讓你思考自己的行為方式?你認為這和其他人有怎樣的不同?當思考出錯時會發生什麼呢?

那麼考慮一下行為科學的學位。這個學位給其它任何學位奠定最廣泛的基礎。側重於調查研究,抽象推理和交流。對於任何企業環境都至關重要。

在我看來,行為科學往往被認為僅限於社會學,政治學和人類學。因此,在學位級別中被認為是不值得學習的課程。然而,行為科學還包括哲學,心理學,進化生物學,神經科學乃至分子生物學和生物化等一系列學科。

近年來, 心理學的傳統科目已經轉向實驗和神經認知科學。研究集中於對感知,注意力,神經語言學和發展的分析。他們的研究中大多數人都熟悉的領域就是學習和記憶。這絕對是一個領域的例子,其中由心理學家和哲學家假設的抽像模型已經被確鑿的實驗數據證明或反駁。隨著生物技術變得更加先進,我們已經能夠繪製不同物種內的神經通路以了解其特定行為,如它們如何發展,適應和區分。由此找到了精神病理條件如精神分裂症和抑鬱症發生的原因,因此可以通過醫學乾預以改變所涉及細胞的機制來治療這些病症。

探索行為科學有許多不同的途徑。在不同的大學,這個領域的學位有很多不同的名稱。我在劍橋讀了生物自然科學,最後的第二學科是動物學。在空檔年,我已經對心理學和神經系統科學產生了濃厚興趣,在我學習英國高中課程時,我就經常閱讀大學訪談,並在劍橋大學做了幾次實驗室實習。我對阿斯伯格綜合徵對來自不同背景的其他個人的影響和從社會和生物意義上心理健康對個人和社區的影響而著迷。

因此,進入大學後,我選擇了側重生理學,進化和行為方面的課程。為了給我提供從生物學角度來看待行為科學所需的堅實基礎。然後我參加了實驗心理學和神經生物學的講座,這使我更深入地理解了心理現象的各種概念和解剖學。我們每周有多達三到四節的實驗課,查看不同的實驗設置和神經組織,以便我們可以直接感知研究人員在試圖證明或反駁理論時所做的和所想的。我們也有機學習如何設計我們自己的實驗和研究 – 這些已成為我現在

工作中很實用的技能。

最後,我選擇了專攻

重點研究不同行為機制背後

的進化遺傳學的課程

這些行為的複雜性,大多數

工作已在非人類動物如老鼠和恒河猴

身上完成。這意味著

我也開始了學習許多的行為生態學知識,

如動物間如何相互交流以及

如何與它們周圍的環境互動。

 

根據我的經驗,我建議學習行為科學,因為這個領域內的學科具有絕對的多樣性和更多的細分。很容易遇到這種情況,兩個同一專業的畢業生研究了完全不同的主題。對我而言,這個主題是獨一無二的,具有挑戰性和高度回報。